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题】【作者:战八方】
【无题】【作者:战八方】
字数:78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杏子小姐
 
  「咚咚……咚」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传来。
 
  「吱嘎……」楼下大门被从里向外推开,来者则被两个屋里人拦住:「你是 谁,出示证件!」
 
  「……是什么人?」二楼的七彩玻璃门内传来了女人略显沉闷的声音,好似 对这时的来客,有所抱怨。
 
  「杏子小姐!我是这边城东区的治安队长田中啊,上午城区的日中亲善活动, 我还和您见过面!这次是有个重要的事想和您当面聊聊!」
 
  他来做什么?杏子有所好奇,毕竟自己和军队的人鲜有来往,举办活动时, 他们接近自己也仅仅是出于维持秩序和安全保卫工作,「让他进来吧!」杏子的 语气现在明显缓和了不少。
 
  踏上楼梯拐个弯,通过不是很长的走廊来到二楼的七彩玻璃门前,还未说话, 就被门口站着的两个黑衣守卫请了进去。
 
  见到小川杏子后,田中瞅了几眼退到一旁的黑衣人后,迫不及待地向杏子小 声开口道:「杏子小姐,佐佐木联队长从前线发来急电告知了我关于您在特高课 的身份!并要求我来请您帮忙一件事!」
 
  杏子微微皱眉,这个佐佐木联队长确实知道自己的身份,说来这联队长还是 自己好些年前的军校同学,也曾见过几次面,后来专业不同就分开了。她将田中 引向更深处的和室,示意手下拉上和室的障子,跪坐在茶几前习惯性地为田中斟 上茶。
 
  田中也跪坐下来,并连声道谢的接过精致的茶杯,毕竟自己一个大尉能接受 特高课佐官的如此礼遇可谓难得的福分!这些高高在上的佐官特别是特高课的军 官,就算官衔低于自己的,也不敢怠慢呀。
 
  看着杏子诱人的身姿和探出的纤纤玉手,田中却丝毫不会起亵渎之心,他是 一介武夫,从未想过不本分的福分,很快他将整桩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杏子理了一 遍,最后叹了口气哀怨道:「关于对包大德的审讯,我们中队可以说是竭尽全力 了,常见的刑法都一一试过,现在就差把他开膛破肚,但他还是紧咬牙关,闭口 不言。原来打算今晚给他一场下油锅的造化,只是接到长官急报说是在意这个包 大德在抗日游击队的副队长地位,希望能策变他,佐佐木长官特别提及了杏子小 姐,说您是特高课的英才,冰雪聪明,屡建奇功,这次也一定有办法!」
 
  听闻到此,杏子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酸爽,用纤手挡着嘴巴咯咯一笑,道: 「真是好笑!你们审不出来时,从来都是要把人下油锅的吗?」
 
  「杏子小姐真是如联队长说的那样充满智慧,不错!既然审不出来,就用油 锅在他面前晃,先恐吓他,如果还是没效果,就炸他的手和脚,还不肯说就把整 个人推进去,炸完再拖去埋了,省心省力还省地方!」
 
  杏子此时已经笑弯了腰,勉强抬起头来,最终抑制住了笑容,「呵呵……好 ……好了……话说回来,既然佐佐木联队长这么看得起我,这次,我不想帮也不 成喽!那么……呃,明晚我要参加一个慈善晚会,后天晚上吧,你把他蒙了,带 来这,我自有办法审讯他!我倒不信有谁能逃出我的手掌心!」话音一落,杏子 双目明亮,神色默然,显得尤为自信!好似与方才羞涩的美人并非同一人。 
  「是!那么我先退下了!杏子小姐,后天晚上见!」田中立起身子朝杏子鞠 了个躬正要拉开障子走出和室,耳边传来杏子的声音:「低调行事,切记不要暴 露我的身份!」「是!杏子小姐请放心!」杏子挽起帘子的一角透过玻璃目送田 中等人消失在路的尽头。没想到结束潜伏期的任务会是这个,佐佐木,是谁和你 说过我这拿手本领的?这种事,真的值得唤醒我吗?
 
               第二章初审
 
  「杏子小姐,就是此人!」田中如约而来,此时正身处日中亲善公馆地下的 秘密地牢里。
 
  而,一旁的杏子刚应酬完一场临时舞会,此时身着兰花旗袍,肉色丝袜,整 个人显得十分清秀。前凸后翘的好身材更是完美的由旗袍衬托而出,不过田中大 尉对此只是忍不住多看个两眼,几乎没有任何不正当的想法,注意力都集中在佐 佐木长官下达命令上!
 
  杏子打量起这个男人,一副很平常的中国老百姓长相,只是身体比起那些平 常人略显肌肉感,饱经沧桑的面容,一副鹰眉更让人觉得这是个正义之士!身形 上多少还能看这人可能略通中国武艺,「他这是怎么晕过去的?又审讯过了吗?」 杏子平淡的问。
 
  不想田中表现出很诧异表情,他瞪大眼睛反问道:「杏子小姐!不是您说要 把它蒙了带来骂,出发前我用了两倍的蒙汗药,保准不会醒来!」说完,还踢了 包大德一脚,哈哈傻笑了一声,然后看着杏子。
 
  杏子一拍脑袋,自己是说过要蒙着带来,这可是蒙着脑袋的蒙,不是蒙汗药 的蒙!「好吧,把他泼醒!」杏子后退几步,身旁立马有两个黑衣人上前把包大 德绑在旁边的木桩上,几脸盆水像海边卷浪一般接二连三的扑了上去……然并卵 ……
 
  「泼醒为止……」杏子摇摇头,一跺脚,瞥着身边翻白眼的田中,道:「这 是下了多少剂量的蒙汗药,万一脑袋蒙出问题了,岂不坏了我名声!」
 
  田中一脸着急,只知道手下会有粗暴行径,完全没想到还没蒙坏脑袋!无助 的看着杏子,手也不知道在笔画什么,最后回过头去把身边的两个跟班劈头盖脸 痛骂了一顿,无辜的是两个跟班,蒙药的并不是他们啊。
 
  「咳咳……咳……」真是福音啊,田中的此刻的想法!他又转过身来。
 
  「你叫什么名字?」小川杏子缓缓来到包大德跟前,用纤细的食指关节抬起 他略显沉重的下巴,「你叫什么名字?」杏子第二次平淡的问道。
 
  「我是包大德,你是谁……」包大德睁眼的瞬间,感觉正在仰视眼前的这个 身穿华丽旗袍的女人,这个人还带着一种冰清玉洁的寒意,不过,穿成这样的女 人一般都不是好人,不是压榨穷苦老百姓的资本家就是军统什么的走狗!
 
  想到这,猛然间,包大德好似受了什么刺激,恢复了全部意识!他怒目相视 杏子,一晃脑袋挣脱了杏子的食指!随后开始打量四周,原来又是地牢!当他看 到那张田那张苦瓜脸,他咬牙切齿!就是他包围了我的小队,残忍的杀害了我的 同志们,每天都虐待我,要我说出游击队的根据地!「苦瓜脸!你休想,你最好 别让我活着,我一定会杀了你!将你千刀万剐也不能抵消我对你的恨,我要杀光 你们小日本!啊!吼——吼——」包大德双目通红,血丝爆满眼球,一副不杀光 小日本就誓不为人的气势,杀气弥漫地牢,田中和属下不由自主的还后退了一步 半步。
 
  「噢?你也要杀了我吗?」小川杏子不退反前,又将包大德的脑袋拧回来与 之对视。
 
  「你也是小日本?」包大德唐突的问道,在他意识里小日本和他对话都要有 汉奸翻译的,而这个看似年轻漂亮的女人说的是中国话,总觉得和残忍的日军对 不上号,「原来你是汉奸走狗!我呸!呸呸呸!」终于,最后一坨口水成功的命 中杏子的漂亮脸蛋!身旁的黑衣人赶紧上去按住包大德并施以拳脚相加,包大德 好似不怕痛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再说,杏子本能的一闭眼,负责杏子起居的丫鬟也在身旁,赶紧取出手巾为 杏子擦拭,「八嘎!」等丫鬟擦拭终了,杏子终于忍不住性子,推开眼前的两个 黑衣人,伸出玉手「啪啪」给了包大德正反两个巴掌!激动地叫道:「我是大日 本帝国的少佐,不要把我和你们的人渣混为一谈!」说完撩开开衩的旗袍,露出 丝袜玉腿,腿起鞋落,高跟鞋一脚卡在包大德的颈部,「咔……咔……」包大德 还想喷出一口浓痰、口水、或者一丝唾液也好,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反抗手段,但 还是失败了,渐渐他感觉非但吐不出什么,还有了不能呼吸、缺氧的感受!难道 这次就这么死在日本女人的手里!真是不甘心啊,堂堂中华抗日男儿,死也该死 的英勇神武,哪有这种憋屈的死法……他双手紧掐后背的木桩,瞪着杏子,最后 目光下移、从杏子的胸口、私处、玉腿、卡住自己脖子的那只万恶的高跟鞋,最 终失去了知觉,身体脱力一般往下一瘫。要是老子这次没死一定要扒了你的衣服 ……然后……然后……
 
  「死了?」田中一惊,没想到这杏子小姐的腿法如此了得,不愧是特高课的 人,真是文武兼备啊。
 
  「弄死的话,还要我出手吗?给我带走,到3号和室洗干净、换身衣、物捆 起来!」杏子小姐冷哼一声,她看出这田中不是一般的笨,也许是为人老实,服 从性好,身边正好缺人,才令佐佐木重用的吧!
 
  这次初审的失败,在小川杏子的意料之中。我可还有杀手锏,回到二楼内室 的她,嘴边露出一丝诡异的弧意!她正在洗手台洗脸,一遍又一遍的洗,洗刷早 已洗净的污秽……
 
              第三章迷魂香
 
  迷魂香,这并不是大街小巷花钱就能买到的蒙汗药,而是日本本土流传千年、 百年的忍者部落研制成功的真正的迷魂香!施法者先自行服用解毒药丸,随后在 密闭空间点燃迷魂香就能令受者进入迷魂幻境,将内心最想得到的欲望、想法口 无遮掩的诉说而出,达到令施法者极为准确的了解到受者的内心想法,从而配合 加深记忆的手段,达到将来强效控制受者的目的!如果受者内心世界过于变态、 浮夸,无法或很难在现实中达成,就要强植给受者新的欲望记忆,但效果略有欠 缺,没有第一种那样顺水推舟型的来着稳定!
 
  「就算性格最烈,精神力最强的人也无法抵御上品忍者研制的迷魂香!我看 你这次屈不屈服!」小川杏子含着解毒药丸踏入了3号和室!
 
  和室里,迷魂香已经点燃,包大德早已醒来,正被迷魂香熏得迷迷糊糊的, 他被人从头到脚捆了个结结实实如蚕蛹一般!嘴里也被塞上了一团布,怕是再吐 出写污秽坏了杏子的雅兴!
 
  「你叫什么名字?」杏子来到蚕蛹跟前跪坐在他面前,取出那团布扔在一边, 轻轻问道。
 
  「包大德。」
 
  「你担任游击队的什么职务?」杏子继续问。
 
  「副队长。」
 
  「游击队现在藏在哪?」杏子感到就要成功了!虽然有些快!
 
  「藏在山里!」
 
  「是那座山?
 
  「说不清楚。」
 
  「为什么说不清楚?」杏子心里一冷。
 
  「看到路我就认识了,但还是说不清楚。」
 
  看到包大德一脸茫然,自己问啥就乖乖回答啥,结合这人的性格和迷魂香的 功效,杏子可以断定眼下他不可能说谎!
 
  于是,她开始替包大德解开捆绳,还不忘玩耍一番:「你给我抬头挺胸像我 一样跪坐!」果然,这蚕蛹样也挣扎着跪坐了起来,这样倒是很有利于杏子解绳, 一圈一圈,终于不知在二十几圈还是三十几圈时,完全解开了捆绳!
 
  接下来是要强植欲望记忆了。迷恋肉体!给我迷魂香的人曾说过,强植迷恋 肉体是最有利于受者在将来关心我安危的,并且只要肯达成他的欲望就能完完全 全地操控他的心智,忠心不二的为我办事!
 
  在此之前,我且听听这个正义之士内心的欲望想法吧,也许能做到呢!
 
  「你内心最强烈的欲望是什么?」小川杏子发问,突然她浑身一颤,连忙补 充说道:「你不许伤害到我,不许碰伤我!」心道:万一还是那句杀光日本人, 直接把我掐死了,不能说话就没法控制他,那我死的就也太冤了。
 
  「舔,舔肉体……我要舔女人下体……舔……」包大德双眼无神的盯着小川 杏子的下体!慢慢伸手摸去。
 
  「好,你来舔!不准伤到我!」杏子听后又喜又惊,喜在这就是天生的迷恋 肉体,只要加深印象,包大德永远逃不出这忍术,一辈子都能成为乖乖听话的男 奴!惊就是惊的包大德会怎样对待自己,如果是又抓又撕的自己自然不可能满足 他,那样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重植欲望记忆了。
 
  杏子很配合的解开旗袍的扣子,真丝旗袍顺滑的滑落在榻榻米上,这时,包 裹她两团诱人柔软的桃花色胸罩和粉红色的吊带,还有桃花色的丁字裤!这些可 都是美国制造的最新款式,要花很多美金才能换到的!好在身为日中亲善大使的 自己是与各个权势贵族都多有交集的交际花,才有各种新款式样的衣物不需花钱 就会飞奔而来!
 
  「怎么样?我美不美?」杏子觉得在包大德面前自己就是女王,已经不需再 有任何顾忌,她放肆地岔开双腿,无所顾忌的将丁字裤隐隐约约紧裹着的屄口大 胆的展现在包大德眼前,屄口虽然没有露出,但阴阜上浓密的屄毛总有不少溢在 小巧的丁字裤外,令人遐想无限,大干一场的欲望油然而生。
 
  「美!真美!我能开始舔了吗?」包大德茫然的双目中却充满了神往。
 
  「来吧!尽情的舔吧!」杏子心里念叨:既然都已经这份上了,也没必要再 装什么矜持清高了。她将圆润的奶子从胸罩里拉出挤在胸罩外,两条令无数男人 为之疯狂的肉色丝袜美腿也施展开来向包大德的脑袋勾去,这是杏子近年来执行 特别任务很管用的勾引招数,换取了不少重要的情报,总之是令无数国军军官、 政府官员、资本家等等能带来情报、利益的人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只是,这次杏子想错了,包大德并未冲着她的奶子、美腿甚至是最隐私的部 位而来!杏子躺在榻榻米上感受到包大德正发狂似的抱着自己的美臀紧贴着他的 脸蛋,舔舐!是的,他在舔舐我的玉臀!
 
  啊,我的小内内!杏子的丁字裤被包大德扯开,从一条腿中脱出,卷在了她 的另一条丝袜美腿上。女人最私密的屄口赤裸裸的暴露包大德眼前,屄口泛出些 许湿润,包大德的舔舐已经令小川杏子心花怒放,屄里淫水荡漾。这对她来说几 乎前所未有经历过,一股全身触电般的感受,随后浑身的酥软!他竟然在舔我的 屁眼!我的菊花……「
 
  「啊——」又是一阵酥麻的感觉,杏子轻轻惊叫,脸上泛起羞涩的潮红。 
  包大德也全身一震,却是更兴奋的展开了攻势,他抱住杏子的玉臀像蛇一般 的吐出舌头从玉臀最饱满的位置一圈一圈的向外舔去,然后舔到了大腿根,再向 杏子的的菊花发动冲击,他扒开杏子的两瓣玉臀,舌头左右开工舔舐杏子两瓣臀 部的内侧,接着急转而下袭向杏子的菊花!包道德舌尖一阵骚动,他轻吼一声: 「看我的十字扫荡!」只见他将脑袋深埋在杏子的股间,舌体在菊花左右横扫而 来横扫而去,再紧贴着菊花上下迂回扫动!
 
  「爽!」包大德透了口气,舔了舔嘴唇,做了个深呼吸,又大吼一声:「再 看我的绝技——毒龙钻!」只见他张开血盆大口,探出长长的舌头,贴在菊花上 由外向里一圈又一圈,最后直奔花心,舌尖一次次地冲向花心,好似要冲破菊花 冲入体内才甘心!
 
  「啊……我的美臀……我的菊花……我的花心!啊……」杏子扭动着水蛇腰, 双手紧抓包大德的脑袋按向自己的菊花!「记住我的美臀……记住我的菊花…… 记住我肉体的美味,一辈子不许忘记!啊……真舒服……」杏子春心无比荡漾, 她正一手捏着自己的奶子,一手抓着包大德脑袋上的头发,牙齿轻咬着下唇,一 副飘飘然的享受,任由包大德的舔舐游荡在玉臀和菊花之间!双方就此沉浸在神 仙般的快意之中……
 
               第四章男奴
 
  随着时间的流逝,深夜已过,拂晓来临,当破晓之光祛除了最后一丝的黑暗, 开始由远至近洒向一切的地平线!
 
  3号和室内的迷魂香在半夜就已燃尽,光照透过淡色的帘子带着淡淡的暖意 渐渐照映在了包大德的身上,「啊——」他张张嘴伸了个懒腰,从榻榻米上爬起 来,然后,猛地一个机灵抬头打量起四周: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房间,淳朴简 洁且蕴含着一股带来宁静感的草木味,墙边的摆台上还有几株养在玻璃盆里不知 名的绿植,墙体的中心有一幅字画上面不知是哪位书法大师的题字,书着清秀的 五个字「玉不磨无光」。
 
  怎么还有丝丝某种燃香的气味?包大德顺着味儿往下看,茶几上确实有一个 精致的小香炉!「啊!那个日本女人!!」包大德这才发现茶几另一头蜷缩在榻 榻米上的小川杏子!他大惊!这才想起自己最后的记忆是身处日军大营被日寇肆 虐审讯来着,自己虽然总是紧咬牙关熬过去,但毕竟还是痛在心里,想到这,他 就毛骨悚然,特别是现在身上穿着干净的衣裳,伤口也被纱布贴起,这比起在地 牢真的是好受百倍了!如果我投降了,会不会这些都属于我?
 
  不过,这只是一念之差!包大德根本压抑不住对日本人的恨,家仇国恨!作 为一个血性男人、正义之士的他,看到小川杏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还记得那天 地牢里田中他们对她唯唯是诺的样儿,敢情这个女人的地位很高!虽然不知道发 生了什么事,但只要我杀了这个身居高位的女人岂不是能为很多同胞报仇雪恨! 
  说干就干,包大德大手一挥就把小川杏子从茶几的侧面拖了出来,睡眼朦胧 着的杏子终于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给惊醒了!她用手抵住包大德掐住她脖子的大手, 还握紧拳头锤包大德的手腕,欲要挣脱!包大德没有给她机会,立马改用双手把 杏子推到墙上使劲掐!全力掐!杏子花容失色,此刻的她根本就被掐个正着,说 不了话!
 
  对于敌人,包大德可不懂怜香惜玉,只道这是个外表貌美,心如蛇蝎的毒妇, 他一用力杏子就被贴着墙面提起,这时双脚就要脱离榻榻米被完全提起了!那样 再加上自身重力和上吊无异!杏子艰难的用脚尖点着地面,痛苦的挣扎,身上半 掩着的旗袍顿时滑落在榻榻米上,两个圆润的奶子!硬邦邦的乳头!对包大德来 说是近在咫尺,一目了然!说到底他还是个男人,手一顿、一松,却立刻竖起食 指指着杏子的鼻尖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千人操的婊子,以为这样卖弄身姿就 能让包大爷屈服?被人插过千百次的破屄包大爷不稀罕,被人捏的死去活来的奶 子,老子也不稀罕,爷现在就送你去西方极乐世界,你去那边好好卖弄身姿吧!」 还未骂完,包大德抡起袖管正欲再掐!
 
  虽然这骂话只是眨眼间,但还是给杏子留有说话的机会!她打断包大德道: 「你记得我的菊花和美臀吗?我的肉体!」话音未完,杏子就一把拉过包大德的 手按在自己的屁股上!
 
  「菊花——菊花——美臀——美臀——肉体……」听到这三个词,包大德好 似产生了幻听,突然他眼前闪过晚上发生的一幕幕,一股难以忘怀、情难自禁的 发自肺腑的如性一般的冲动在体内回荡开来!
 
  他的手出于本能的有了行动,开始爱抚起杏子的臀部!杏子知道忍术成功了! 内心大喜!她故作姿态,推开包大德,侧过身体扭动腰部将饱满的玉臀展现在开 来,并用玉手来回抚摸!
 
  包大德满脑子都是杏子玉臀和菊花的模样,早已受不了诱惑几次想扑上来, 都被杏子喝住了,说也奇怪,他就是不敢有半点违抗的意思!
 
  这时,杏子开始了更进一步的诱惑戏,她显示转过身体背朝包大德,然后伸 直腿弯下腰一手爱抚自己的丝袜美腿,另一只玉手的纤细手指不忘轻轻拨开丁字 裤上挡住菊花的小带子!
 
  没有了小带子的遮掩,杏子饶人可爱的菊花展现在包大德眼前!杏子还配合 的提了提肛,菊花一缩一缩的更是触动了包大德的神经!
 
  包大德扑通双膝席地而跪,双手合掌好似在供奉仙人一般,对杏子显现出无 比的尊敬激动着结结巴巴的说道:「仙子……仙子!请让我舔……舔!请让我舔 舔!求您了!」
 
  「噢?刚刚还要置我于死地,现在这是怎么了?我可是大日本帝国的小川杏 子少佐,不是你说的仙子呢!你要想叫的话可以像田中那样叫我杏子小姐!」 
  「是!是!杏子小姐!杏子小姐请让我舔一下您的美臀和您高贵不比的菊花 吧,我包大德对天发誓即便是为杏子小姐做牛做马也乐意!」包大德急急的叫到, 还举起手做出了发誓的姿势!接着他爬到杏子脚边双手抱住杏子的一条丝袜美腿 搂在胸前继续哀求!
 
  「好啊!也不是不能让你舔,你先学狗叫!让我满意了,就让你舔!」杏子 萌发了对男奴的可玩性实验念头。
 
  「汪汪!汪——呜呜……呜汪!呜汪——吼汪——汪汪……」包大德竭尽全 力学起各种狗叫,轻柔的凶狠的叫法一应俱全。
 
  「不好听!不好听!来!跪下给我当马骑!这次我满意了就赐你多舔几下!」 包大德一听立马跪成坐骑状,也不知杏子从哪找来的鞭子勒住包大德的脖子,自 己岔开双腿用丝袜美脚顶住他的双肩,而玉臀就坐在他的屁股背上嘴里还念道: 「驾……驾驾!」
 
  不知在室内跑了多少个小圈,也许也是玩累了,杏子终于肯让包大德停下, 然后她让他跪坐在榻榻米上,自己站立在他眼前,缓缓褪下丁字裤,大开下阴门 户,包大德立即双眼一亮,欣喜若狂地扑向前紧拥住杏子的玉臀疯狂的舔舐起来, 杏子也已经明了他的喜好,还故意大张双腿配合他直捣花心!「爽吧!只要你乖 乖听话跟着我,今后啊,金银珠宝啊,房子啊你都会有的!」「杏子小姐!我不 要金银珠宝和房子,只要能跟在小姐身边能有这天仙般的造化,我就知足了!」 
  杏子也没闲着,她拨弄了一会胯下的头颅,起兴玩捏起自己的奶子和鼓胀难 耐的阴蒂结合包大德的花心刺激,体验起一次又一次的性高潮!
 
  就这样,小川杏子和包大德又一次的沉浸在欢乐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