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东方不败】(61)作者:流精岁月
【东方不败】(61)作者:流精岁月
 字数:51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一章生死一线
 
  两相交击下,气劲爆裂。
 
  东方不败修为终究差了数筹,受了巨大的冲击,蹬蹬蹬向后倒退了七八步, 胸腔内气血汹涌,喉咙口一甜,鲜血喷洒而出。
 
  「大哥!」东方火舞花容失色的窜身而来,试图帮忙,却不料被两个宗师强 者拦住,战作一团。
 
  「小杂种,你狂,你再狂啊。」瞿安木面色狰狞的步步紧逼:「你家妹妹倒 是长得挺漂亮的,玩过了你未婚妻,再玩你妹妹,这种滋味,想想都美妙。桀桀, 如果再把她们一起……」
 
  「狗畜生!」
 
  东方不败如同一道魅影般窜了过来,周身褴褛的衣衫爆裂,露出了他年轻却 蕴含着强大爆发力的身躯。
 
  青木神气在体内爆裂开来,撑得他如同一尊威风凛凛,降妖伏魔的葵花。 
  「葵花伏魔!」
 
  东方不败暴怒吼出,挣开束缚羁绊,将玉玦之中领悟到的上古天雷道的意境, 加上自己的感悟,硬抗硬打的葵花伏魔,生生不息的大青木神诀,全盘托出。 
  大院之中,狂风怒号,残片横飞。
 
  如此狂暴至极,毁天灭地的气势,让瞿安木震惊之极。心下惊骇之余,赶忙 转攻为守,匆忙聚集真气,凝成一道气海盾。这招气海盾,师父悉心点拨,加上 潜心修炼,已经达到略有小成的境界,抗击打能力也是超强绝伦。
 
  「轰……」两股气流率先对轰了一番,空中一声浩响,震彻大院。
 
  瞿安木周遭气盾被爆,身如破麻袋般的狠狠撞在了墙上,哗啦啦,整个人被 倒塌的墙面埋在了下面。
 
  但是东方不败,却是彻底的虚脱了。葵花伏魔威力霸道至极,但对自己的损 伤也是十分夸张。若非自己拥有青木神树嫩苗这种逆天宝贝,否则断然不敢使出 如此自残招数。
 
  颤巍巍的站立着,分出了丝丝绿意,沁入自己经脉血肉之中,修复着自身。 刚才那一击,如果打不死瞿安木的话,他也没办法了。
 
  「少主!」
 
  一群瞿安木的手下,急忙跑去将他扒拉了出来。
 
  哗啦啦,瞿安木满身狼狈,口角溢着鲜血。甩脱那些手下,摇摇晃晃的对东 方不败怒极而笑说:「好,你小子够种。」
 
  「呼!」
 
  东方不败嘴角微微发苦,大招葵花伏魔虽然厉害,但碍于自己实力不济,没 能爆死宗师七阶的瞿安木也属正常。
 
  可惜,真是可惜了。
 
  此时,夕阳西下,一抹淡红色的晚霞落下,残破不堪的东方家大院内,狂风 肆虐,飞沙走石。原本坚硬的青石地面,在两位先天强者的对轰下,留下道道触 目惊心的沟壑,震天动地,石屑飞溅。
 
  同为先天,东方逸仙的气息却明显弱于对方,从开始就被死死压制住,在对 峙了几掌后,再也坚持不住,一掌被击飞,口鼻之中不断的有鲜血溢出,身子蹬 蹬的连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仿佛到了油尽灯枯的情形,看来之前一战,太上长老不仅失去了一条手臂, 体内脏器也遭受了致命的创伤。
 
  体内伤势再也压制不住,猛的在体内爆发开来。
 
  丁山嘿嘿一笑,眼中精光闪烁。双掌连续挥动,伴随着呼呼的掌风,铺天盖 地的掌印不停的向着东方逸仙的上空落去,只要没有意外,等待东方逸仙的结果, 绝对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东方不败深感到这一式蕴含的恐怖威势,但他却是无可奈何。心下一阵哀叹,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东方家吗?不甘心,我不甘心呐。
 
  「小子,我要你们东方家鸡犬不留。」被羞辱到了极致的瞿安木,已经彻底 暴露了他的本性。今天不但要拿玉玦,还要东方家血流成河。
 
  东方逸仙巍颤颤拾起独臂,强压体内伤势,调动最后真气准备与之拼死一搏。 气机陡然混乱,五脏六腑气血翻滚,喉咙蠕动,随着一口鲜血喷洒而出,体内所 有的力量,仿佛全部流失了一般,身子一软,紧靠一只右手支撑,半卧在地面, 已然为对方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杀。
 
  这一刻,东方家所有人都沸腾了。拼着命向前冲,却都被瞿安木带来的强者 死死牵制住。
 
  分心之下,更是有不少家族精英弟子被打死,血溅当场,空气之中弥漫着血 腥之气,浓郁至极。
 
  所有人都明白,太上长老一陨落,便无人能牵制住对方的先天高手,局势再 无回转之力,不光在场的所有人,甚至整个东方氏家族,都会被屠戮一净。 
  绝望情绪如潮水般,笼罩在东方家每个人的心头,如坠冰窟,愈发冰冷。 
  蓦然之间,一只恍若洪荒异兽的半趾爪印,裹挟着无尽威压,陡然出现在上 空,随着扑哧一声如撕裂空气般的尖啸声,整个方圆十里的东方家大殿周围,都 是此起彼伏的尖锐破空声。
 
  轰隆一声,整个地面剧烈震动起来,东方不败稳住身形,定睛一看,丁山原 本的位置,一道尘雾不停的翻滚冲天而起,一时让人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形。 
  一道血迹斑斑的躯体,从尘雾中如垃圾被甩了出来。刚好重重的落在广场的 中间位置,鲜血洒落,染红了身下的青石地面。
 
  远远望去,那具衣衫褴褛的躯体上,仿佛被锋利的匕首割了无数道口子。 
  「大哥,大哥……」
 
  对方的两个宗师高阶强者,惊骇莫名的一个箭步冲去,把人扶起,一张血迹 斑斑的惨白老脸,出现在了众人眼中,赫然是刚才嚣张而不可一世的先天强者丁 山。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抬起头来。
 
  弥漫晨雾渐渐散开,一道虚影浮现在了半空之中。
 
  「瞿安木,你好大的胆子,敢来本城主地盘撒野?」
 
  这道充满了恐怖威压的声音瞬间便笼罩了整个东方家大院,不断回荡着。 
  声如雷音滚滚,震耳欲聋。先不说场中那些小喽啰瑟瑟发抖,就连一向嚣张 跋扈惯了的的瞿安木,也是心头不由一颤,喉咙口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掐住, 喘不过气来。
 
  所有人都仰望着漂浮于半空的来人,他身材高大,双手气定神闲的背负着, 白色锦袍被周身的劲气吹拂的猎猎作风,居高临下的俯瞰,带给所有人无尽的威 压。
 
  要想在空中悬浮,一般的先天强者也只能维持几息时间。长时间的悬浮在空 中,至少也要先天四五层的实力。
 
  而他如此轻松自若,恐怕已经是先天高阶中人。
 
  东方不败瞠目结舌的看着虚空之中,那张威严强势,却又熟悉的脸。
 
  重玄之主慕容星河。
 
  还好这岳父大人没有白叫,深深吐出一口气,心中的石头重重落下。
 
  「慕容城主,是慕容城主。」
 
  「是,是他老人家。」
 
  「我,我们东方家有救了。」
 
  虽然身受重伤,但东方正锋依旧是挣扎着爬起身来,赶忙率众迎了上去: 「多谢慕容城主营救。」
 
  身形一晃,瞬息而至的慕容星河,双脚点落地面,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双虎眸,冷冷地瞟了一眼东方不败。直把他看得心中一阵发虚,暗暗苦笑 了起来。看来,慕容星河对自己有事不和他说,意见很大啊。
 
  东方不败抹了抹嘴角的血,微微尴尬的对他咧嘴一笑。
 
  「哼!」
 
  慕容星河背负双手转身而去,迸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如同暴怒的大海,掀 起了滔天巨浪,向不远处的瞿安木等人压迫过去。
 
  霎时,瞿安木周围的几个小喽啰,哪里扛得住先天强者的威势,犹如一只田 鼠面对这苍鹰,纷纷骇得面无人色,瑟瑟发抖。胆小者,甚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 地上。
 
  瞿安木咬牙坚持着,死死抵抗,满脸通红,艰难的说:「慕容城主,晚辈只 是奉家族之命,来处理一下对本家族不利的事。还望慕容城主高抬贵手。我可以 把一切所获,都献给慕容城主您。」
 
  「瞿安木,你这个奸诈小人。」
 
  「慕容城主,不要轻信他的话,我们东方家是冤枉的。」
 
  东方氏家族所有人都沸腾起来,全部紧张的望着慕容星河,虽然慕容星河的 为人在外面传闻还不错,可是万一真的半途而废,那家族可真的完蛋了。 
  只见慕容星河背负双手,挺拔如松,冷漠的说:「瞿家小子,你和东方家的 恩怨,本座不想知道。东方家在我重玄地盘上,还轮不到你来撒野,给我滚。」 
  这慕容星河,既然不贪图东方家的财物,十有八九是不知道玉玦,如此就好 办多了。
 
  瞿安木心中释然,微微一笑,愈发恭敬的说:「慕容城主,能否今天能给我 个面子,日后必定登门道谢。我可是奉家祖之命……」
 
  「老夫让你滚。」慕容星河面色有些不耐烦,仿佛随时要暴怒杀人。
 
  「慕容城主,难道真想与我瞿家死磕到底?」
 
  「滚!」
 
  「好你个慕容星河,今天算我们认栽了。一年之后,等我师傅出关,势必突 破到先天九阶,成就半步天阶,必定再次登门讨教。」
 
  瞿安木虽然惧怕慕容星河的实力,但因为自身后台极大,说话间也是底气十 足。
 
  慕容星河眼神一凛,怒极而笑,掌心中真气酝酿,准备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 小子来点教训。
 
  ……
 
  「咳咳……」
 
  正在这剑拔弩张之时,一位白须白眉,一副仙风道骨的老者飘然而至。故作 咳嗽状,目光却落在了东方不败的身上。
 
  药王周思邈,他怎么也来了?
 
  看似动作缓慢,十余丈距离,瞬息便至。蚊虫般轻灵的声音,落在了东方不 败耳朵里。
 
  「你个小子,慕容家小姐为了你的事,连我这把老骨头都不放过。」
 
  不过周老对自己也十分照顾,否则光凭天瑶的央求,周老不一定会来趟这浑 水。毕竟瞿安木的家族,可不是好惹的。
 
  念及此处,对周老露出了个感激之色。
 
  周思邈心领神会,转身对瞿安木微笑道:「瞿公子,你可是名门之后。日后 定是称霸一方的大人物,何必跟区区一个东方家纠缠不清?不妨给老朽个面子, 这事就此作罢,可否?」
 
  瞿安木也没料到周思邈会来帮东方家,顿觉事情开始有些麻烦。心下虽怒, 可眼神中却不敢有丝毫冒犯。因为这是比慕容星河更加棘手的人物。关于这个药 王的传闻,自己早就有所耳闻,其中有一件至今记忆犹新。
 
  当年有个先天高手,仗着修为高强,抢夺了他店内几枚高阶丹药后,便逃之 夭夭。药王一怒之下,召集了一群强者,对那贼子千里追杀,最后连带其家族一 起灰飞湮灭。
 
  药师,真正恐怖的并非个人战力有多强,而是他们恐怖的人脉关系。
 
  但作为天子骄子,瞿安木眼中哪容的下半点失败?脸色阴晴不定,仿佛在琢 磨些什么。
 
  周思邈知道瞿安木不会甘心,便朗声笑着说:「老朽知道瞿公子你是个优秀 卓越之辈,不如这样,老朽替东方不败与你约一场一年之战。一年后的今时今日, 就在这东方家大院里,你与东方不败单打独斗一场。东方不败若输,老朽与慕容 城主便不再插手此事。」
 
  瞿安木心念一动,这倒是个解决办法。自己师尊要将近一年才能出关,此事 就算和慕容星河翻脸,也绝无胜算。
 
  至于东方不败,他就不信,一年之后会是自己对手。
 
  何况,一年之后自己师尊至少也是半步天阶的强者,一同驾临,便是连慕容 星河都不敢造次。
 
  种种思绪下,瞿安木爽朗的大笑了起来:「好好,今天我就拼着被家中责罚, 给慕容城主和周老一个面子。」转而又微笑的盯着东方不败说:「姓东方的小子, 好好保护你的人头,一年之后本公子来取。」
 
  说完之后,二话不说,便带着一帮高手如潮水般退去。
 
  东方不败没急。但东方正锋却急了。急忙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说:「周老, 一年之约,是否短了些?我们家东方不败……」
 
  「放心,你们家这小子能耐大得很呢。」周思邈若有所指,微笑着说:「何 况,对此事我另有安排,总不至于让东方不败吃了亏,不然的话,老朽这把骨头 都会被人拆了。」
 
  「哼!」
 
  慕容星河怒哼了一声,冷冷的望了一眼东方不败后,便先自行离开。
 
  东方不败微微尴尬,当然知道慕容星河为何会对自己如此不满,那是不把他 当自己人。
 
  「东方不败,别怪慕容城主对你如此态度,其实他对你是欣赏至极的,一得 你家出事的情报,便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周思邈捋着胡子,呵呵传音笑着 说:「喏,这份信件你好好收好,只消得按我指示去做,保管你吃不了大亏。」 
  大人物都是来去匆匆,只是瞬息,便直追慕容星河而去了。
 
  东方不败掌心之内,多了一份信件,还有还有一半双鱼玉佩,只是普普通通 的款式,除了雕刻细致外,并没有其他特别之处。再仔细一看,细微之处竟有符 纹流转,应该不是什么凡物……
 
  尽管过程跌宕起伏,却还是暂时解决了。
 
  很多东方家弟子,都仿佛虚脱了一般,跌坐在地。
 
  更多的,却是对东方不败投去了敬畏的眼神。经过此战之后,东方不败在东 方家的地位,恐怕要堪比长老了。因为即便是实力强悍的叛徒三长老,也是被他 爆死。
 
  「大哥……」火红披风上,沾满了鲜血的东方火舞如一只小小的凤凰般,扑 了上来,抱着他呜呜说:「我好担心你。」
 
  「舞儿乖,大哥没事。」东方不败轻轻拍着她后背,柔声安慰着说。心下却 是盘算了起来,如今自己只是宗师三阶,而瞿安木却是宗师七阶的强者。 
  双方之间的差距很大,何况,这一年里,他定然会有巨大的进步。
 
  但不管如何,瞿安木,你的脑袋,我要定了。东方不败的眼神之中,爆出了 一丝慑人精芒。
 
  「东方不败,这些战利品是属于你的。」
 
  数日之后,与家人团聚相处的东方不败,被族长东方正锋,以及太上长老联 合召唤。
 
  太上长老伤势未愈,尤其那条独臂永难再续。可他脸上,却是充满着容光焕 发,以慈祥而欣赏的眼神看着东方不败。递过来一枚戒指。
 
  东方不败接过戒指,仔细一看,只见戒指样式虽简单,却古朴厚重,纹饰着 一些玄奥难明的花纹,摸上去透着微微凉意。
 
  「这,这是储物戒指?」东方不败连呼吸都停滞了,眼神之中惊喜莫名而不 敢置信的说:「太上长老,这,这是给我的?」心下又疑惑,储物戒不是族长专 用的吗?
 
  说话间,眼神落到了东方正锋的手上,见他手指上一枚戒指端端正正戴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